海南自贸港建设正当时 加强基建是刚需

时间:2020-08-01 栏目:中国对外贸易

刘喜

日前,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公布了《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下称《方案》)。从自贸试验区到自贸港,海南对外开放程度得到大幅提升。作为新时期中国最大的经济特区和人才特区,海南自贸港将建成中国对外开放新高地,这种制度集成创新是中国开放发展中的重要突破。

6月3日,11个海南自贸港重点园区同时举行挂牌仪式,标志着海南自贸港建设正式全面开启。

结合自身特点,呈现四大亮点

“海南自贸港不仅汇集了中国现行的所有开放政策,还结合自身特点,显示出四大亮点。”全球化智库(CCG)主任王辉耀近日称。

首先,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政策看齐国际高标准。

王辉耀介绍,以“零关税”为基本特征,通过降低对征税商品目录以外货物的贸易壁垒和优化检验程序,海南自贸港将极大推动自由贸易发展。同时,自贸港还支持服务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发展,实施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制度,破除各种壁垒,给予境外服务提供者国民待遇。而在投资方面,自贸港严格落实“非禁即入”,为投资者降低成本,提升对外资吸引力。

其次,重点强调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的主导地位,《方案》对这三类产业给予了多方面的优惠政策。

“这三类产业的企业不仅可以在企业所得税方面享受目前中国最优惠的税收方案(企业所得税最高仅为15%),并且在2025年前新增的境外直接投资所得免征企业所得税。《方案》还从中央财政支持、简化法律程序等方面,给予创业公司更多优惠和保障。”王辉耀说。

再次,离岛购物免税额大幅提升,海南将成为新的消费天堂。2011年,离岛旅客免税购物政策在海南实施,免税额度为每人每次5000元。之后经过多次调整,2018年提升为每人每年累计3万元。现在,海南离岛免税购物额度提至每人每年10万元,免税商品种类也有所扩大。

“免税额度的提升是对海南旅游业发展的重要支持,对疫情过后刺激旅游业,特别是入境旅游将发挥重要作用。”王辉耀指出。

最后,全面完善的监管制度与政府服务体系,为自贸港建设保驾护航。王辉耀表示,合理完备的监管措施和服务体系,让落户自贸港的企业更好地享受优惠政策。在实现贸易和投资便利化的同时,保障企业正当权益,并从生态环境和公共卫生等多方面推动自贸港建设可持续发展。

面临现实挑战,传统招商引资不具备优势

近日,海南出台43条助力自贸港建设的“超常规举措”,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对此进行了解读。

“2020年,海南的任务艰巨繁重,既要应对疫情,又要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推进自贸港建设。”徐洪才称。他认为,海南在细化落实各项措施之前,首先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大胆改革、大胆创新、大胆实践,全面提升海南整体国际形象,造就磁场效应,在全球范围内吸引人、财、物、科技和信息资源涌入。

在43条超常规举措中,海南提出大力开展线上招商推介活动,主动对接国内外知名商协会和重点企业,开展委托招商、代理招商、以商招商等组织灵活多样的招商活动。

“传统的招商引资手段在当前的海南并不具备优势,比较难形成吸引力、拉来好项目。”徐洪才指出。

海南面临“硬件不够硬、软件不够软”的现实挑战。一方面,基础设施建设相对薄弱。坐飞机是各地游客前往海南的主要形式,特别一到旺季,港口码头机场承载能力面临压力。在徐洪才看来,海南要打造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开放门户,首先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要做好。另一方面,与深圳前海、上海自贸区等相比,在制度层面,海南整体营商环境还有待进一步提升。

“要通过基础设施提升,打造海南整体形象,让外界看到海南的吸引力,为金融机构聚集、总部企业落地、高端产业链形成打下基础。”徐洪才说。

与此同时,海南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机遇。徐洪才表示,海南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发展积累,建设自贸港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徐洪才进一步分析道:“地理位置是海南的天然优势,在地缘上处于中国大陆从海上通向东南亚的关键位置,是中国和整个东南亚地区链接的重要节点。在外部环境上,海南是中国与东盟、南亚、中东沿海各国海上交往的最前沿,是海上丝路的重要支点。”

扩大基建投资,打造海南版“亚投行”

海南近几年发展积极性很高,特别在现代农业、海洋经济、现代服务业、高科技产业、金融发展、医养健康等方面都有长足发展,为自贸港建设打下了较好基础。

徐洪才指出,海南的目标非常宏大,进一步打基础、补短板的工作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着眼长远,朝着高标准高质量建设自贸港的目标持久发力。

“超常规,就是要拿出大手笔的规划,特别是海口和三亚,可以大胆规划,筑巢引凤,吸引全球资源。”徐洪才说。

周边几个国际金融中心对海南形成一定竞争压力,海南应发挥后发优势,实行差异化竞争策略,形成海南自贸港的金融服务特色。徐洪才非常看好三亚的金融聚集潜力,并给出一些具体设想:“三亚作为南海之滨、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支点城市,坐拥独特的区位优势、港口物流优势,近几年打造区域金融发展中心显现势头。海南可以在此基础上,对标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打造海南版‘亚投行,推动基础设施建设。”

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设想和建议,是基于海南產业基础薄弱、人才素质整体不高的现实考虑。徐洪才认为,海南未来有望成为中国服务业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集聚全球优势资源,辐射全球。如果金融要素市场不能形成,科技创新就难以形成气候,势必影响服务业开放和发展。

为加快三亚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徐洪才建议,不仅要学习香港和上海,还有新加坡、卢森堡等金融中心建设经验,还应借鉴阿布扎比、阿斯塔纳、卡萨布兰卡等新兴金融中心做法。

“加强国际金融合作,可在贸易融资、融资租赁、VC/PE投资、财富管理和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以及资产证券化等方面做出特色,以超常规的税收优惠政策和一流的法治与营商环境,吸引全球金融机构和优秀人才落户三亚,形成全球金融资源纷纷涌入的良好势头。”徐洪才称。

做强教育,吸引人才

《方案》明确提出打造人才聚集高地,加强自贸区人才进出便利化,符合条件的人才个人所得税最高为15%。而且,自贸港还允许境外理工农医类高水平大学、职业院校在海南自由贸易港独立办学,设立国际学校,推动国内重点高校与国外高校建立中外合作办学机构。这些措施对海南引进国际人才、自主培养国际化人才具有重要作用。

在人才方面,徐洪才强调,应做强教育,吸引人才。

徐洪才指出,在教育方面,海南的底子比较薄弱。因此,需要做强教育,对现有大学进行改革创新,建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一流大学,为海南产业升级、科技创新和金融服务发展提供高素质人才保障。

“海南自贸港建设蓄势待发,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大胆创新,除了借鉴中国香港,以及新加坡、迪拜等全球公认高水平自由贸易港经验,也可借鉴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等湾区经验。”徐洪才称。

徐洪才表示,上述自贸港和知名湾区都有国际一流大学作为支撑,比如中国香港和新加坡在过去50年下大力气发展教育,已经建成若干全球知名品牌的大学。

“海南教育改革的关键在于按照教育规律办学,加大投入、去行政化和开放办学是题中应有之义。如果海南在教育方面出台大手笔的改革举措,将向国际社会释放一个积极信号,并为自贸港建设提供强大助力。”徐洪才说。

王辉耀表示,实现高水平的开放发展,离不开国际人才的助力。在自贸港建设过程中,海南将成为国际人才进入中国的一个窗口,进一步打造成国际人才高地。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