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异乡,胃早被早餐留在故乡

时间:2020-07-29 栏目:海峡旅游

走多了乡村、山野,聊惯了乡建、民宿,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前往陌生的地方,探寻并采写一种他乡的生活。但有些时候,我们又不禁扪心自问:身处厦门十余年,《海峡旅游》足够了解闽南吗?如果由我们来做关于闽南的专题,它应该是什么样的?

毫无疑问,杂志团队这些年所积累的采访资源,完全足以从各个角度呈现一个多元的闽南。但与此同时,因为太过熟悉,我们也失去了远观时的游刃有余,一方面担心过于主观,另一方面又担心它流于表面。做一期关于“家门口”的专题,确实让人有些近乡情怯。过去关于旅行目的地的操作方式,全都宣告水土不服,我们不得不坐下来,转换身采写的思考模式,只回答一个最基础却又最直接的问题:如果是自己的朋友来闽南,我们会如何介绍它?答案随即浮现:必须带去吃一顿,而且最好是吃早餐。

在全民口味日益趋同的当下,只有早餐,还保留着一座城市最市井的味道。也正因如此,地道的早餐足够市井,却也相对难寻,一定要跟着当地人去吃,才能领略其中风情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新的旅行时尚?用眼睛去旅游的时代已经过去,舌尖正在成为新的“旅行器官”但单纯吃是远远不够的,要跟着带路人去吃,才真正有意思。

相比起大城市里匆忙得只剩下兩点一线的生活,节奏相对闲散的闽南,对待早餐更加隆重。我在漳州住的那几年,小区旁有座名为“当凤宫”的庵庙,红砖红瓦,剪瓷作顶,活脱脱一座闽南小庙的模样。可每天早上7点,它却准时开始卖卤面。就在庙中的宝殿旁边,几张褐色的折叠桌、几把蓝色的塑料椅,再加上一大锅粘稠而料足的卤汤,馋得漳州人每天大清早跑到庙里,不是为了求神拜佛,而是为了一碗不加料只要五块钱的无名卤面。那样一一个隐秘的小庙,生意却好得不得了,一般到早上9点多卤面就售罄收档,只照顾那些能勤快早起的老饕。漳州人生活起来虽闲散,对待早餐却都用了心。

我们曾在2018年采访过的纪录片导演王圣志,去年又拍摄了一部新片,就叫做《早餐中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安安静静地十来分钟解决一碗饭后,各奔前程,求功名的求功名去,上课的上课去,还有的回去接着睡觉,每个人吃完早餐都很笃定。”中国人的早餐生态,经常令他看得着迷。其实闽南早餐之于我们,也同样如此。相比起隔壁广东早茶的精致,闽南的早餐实在“土味”得很。但就是这股“土味”,让许多闽南人身在异乡、胃却被早餐留在故乡,而这其中的迷人滋味,正是我们想要通过这期杂志告诉你的。

郭钰婷 主编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