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阁凌霄”大慈阁

时间:2020-03-24 栏目:旅游

大慈阁

前殿后阁。

门匾。

殿宇楼亭交错。

目惊神迷大慈阁

因大慈阁,我才知道历史人物中有个张柔。而说到大慈阁,就不得不说张柔,大慈阁是在他主政满城保州即后来的保定时建的,不仅如此,保定古城的后来模式、规摸,都与他有关系,是他奠定的基础。张柔是汉族人,1190年,华北疆域属于金朝,张柔生于金朝管辖的易州定兴河内村,善骑射,有豪侠之气。世乱,盗贼蜂起,张柔组织当地世家大族拉队伍自卫。蒙古军南下中原,金都南迁至汴梁,张柔以地方豪强的身份,集乡邻宗族数千结寨自保,金朝的统治者就给了他个官,为定兴令,后又升迁至中都留守兼大兴府,行元帅事。蒙古军破了紫荆关,张柔守狼牙岭时率部投降,仍任旧职。此后作为蒙古军的将领连打胜仗,满城保卫战“威名震河朔”。他治理满城、保州城,对战乱中已一片废墟的州城重新营建,规划市井,修建城垣,引河水入城,排涝防旱,修莲花池,利农工商,使保州城得以复兴,成为燕南一大都会,奠定了保定旧城的基础。大慈阁就是在这时建起的,不过有说大慈阁初建时不是庙,而是用于军事瞭望用的高阁。作为降将,张柔参与了灭金灭南宋的战争,是个有争议的人物,其墓在满城区西北7.5公里的岗头村月明山下。

大慈阁让我目惊神迷。大慈阁不是我看到的阁里最高的,印象里,我走过的复建的滕王阁、黄鹤楼都比它高,连山西的鹳雀楼也比它高,但阁的气势是否夺人不只取决于它的绝对高度,建筑的气势是一种空间分割与比较中产生的感觉,是与所处位置、周边建筑环境都有关系的,是建筑组群整合与对比出来的视觉效果。通高31米的大慈阁第一次进入我的视野时是在夜间,阁没有直射光的映照,它在城市的夜空中朦胧,在眼界里呈现的是黑暗中的不清晰轮廓,似有似无,亦实亦虚,亦真亦幻,庞然地模糊,模糊中膨胀,膨胀出与夜空的融合,挺拔融合在颜色厚重的夜空里,夜空的高度似乎就是它的高度,夜空的广度也似乎由它所囿,它便在眼中脑中胸中也都膨胀起来,显出气势,也显出神秘。

日间看大慈阁,灿烂的阳光下,天空有了颜色,且拉高拉远了,高远浩瀚的蓝天下尽管迷蒙着些昏黄,眼界里所有大慈阁的建筑部位建筑细节还是清晰的。神秘也还是有的,而且不少,有的甚至感觉比较强烈。总有视线的死角。但更多的神秘则来自大慈阁建筑的组合,来自于建筑组合中各类建筑的相互关系,交错关系、衬托关系、对照关系。神秘和气势是无法脱节的,日间的大慈阁气势与夜晚不尽相同,它们各有自己的韵律和个性,这和作为游客所看到所感受到的空间有关。大慈阁建筑群是一座庙宇,有山门,有山门外广场,有寺院墙,寺院墙下是街道是街巷,寺院墙上突显出的寺内建筑不仅是大慈阁,还有殿宇、钟鼓楼等等,殿宇还非只一座,前后拥着大慈阁。建筑形貌也不相同,高低交织形神迥异的建筑画廊长卷中,高耸出的大慈阁就格外雄伟夺人了。神秘就生发在寺院的长度、长度中的建筑落差、落差形成的韵律,以及与街道巷陌的对比关系中。夺人的气势是由建筑群排列组合中对空间的分割和占有而呈现的。

院中挑担的小和尚石雕。

求福鐘。

大慈阁山门外广场。

空间的韵律之歌

逛一逛大慈阁吧。

山门外是广场,广场建在砖石砌筑的月台上,望过去,整座寺院都是建在这台地上。广场铺石板条,周边设石护栏。月台上的广场与旁侧的街道相比得有近两米高吧,有台阶通上去,台阶口蹲卧一只憨萌之态大于威严的石狮子。广场上没有高的建筑物,除北边临寺墙的树就是旗杆,平敞开阔,面积算不上特别大,但也算是个富裕的空间,只是开展大型活动要受限。除树围砌了有石制护栏的方池,广场中心也有两个那样的方池。山门开的位置是不是有讲究?它不在面向广场寺墙的正中,而是在东面的边侧,临街,单檐歇山顶,布青瓦,有门廊,拱券石门额上竖挂额匾“真觉禅寺”,也就是说真觉禅寺才是此寺的寺名。寺门坐北朝南。此山门只设有一门。入内,有一方院,不是很大,但显出了舒阔度,不至因心情变化而使呼吸急促,抬眼看建筑那就未必了,视界里,北面山门楼、天王殿顶、大慈阁顶是一一向上层层叠加在一起的,依序拔耸,气势庄严,而且因造型的差异和繁复,还格外地呈现出错落的建筑旋律性和夺目的辉煌。这景难得一见。方院中轴线上一尊青铜竖耳大香炉,刻“大慈阁”三字。此香炉更像是盛水用的金缸,如果两只耳朵不是竖立而是耷拉下来的话。缸肚凸圆,另一面刻荷花卷草纹。院北依然是门,三座,正中歇山顶,两旁对称的悬山顶,全是方门。这三座门感觉才是真正的山门,外山门让人觉得是后扩建的,连同外山门里的这座方院。这一片的空间也比较开阔舒朗。进二道山门以后,空间感骤然发生了变化,空间的奢侈被建筑切割掉了,用地只有省简,显得弥足珍贵。迎山门是一座天王殿,殿前一对石狮,殿内端坐弥勒佛。进殿细观,可见内梁架上遗存的清嘉庆十六年(1811年)绘制的龙棉枋心墨线小点金彩画痕迹。穿过天王殿,中轴线上和中轴线两侧的空间显出了拥挤,钟鼓两楼在天王殿后两翼对称高耸,皆上下两层,上层楼十字脊歇山顶,底层楼四面出檐。这是方形楼,其侧立石碑,与大慈阁的22层台阶和天王殿的间距都小,布局紧凑,建筑物抢夺地面也抢夺空中的空间,但正是这种抢夺,这种紧密的布局,生出繁复有序的壮美崇丽。殿脊、楼脊的飞檐翘角、檐角风铃和戗脊走兽,成相互勾搭欲吻之势,画面丰盈。大慈阁的高阁建在前设22级台阶的高台上,高台由厚厚的石条砌筑,汉白玉石栏相围,栏板间立石望柱。登石台阶如登山,急着上,得大猫腰高抬腿。高台上的大慈阁是三层,巍巍然崇崇然,雄伟高峻地耸立着,相望得仰视,仰视中它如入云霄,峻拔不可企及,形成建筑群落的高潮部分,如抑扬顿挫中的雄奇乐章。这是老保定古城的最高建筑,面对它只有敬畏之心。显出有限空间的建筑设计智慧,在有限中创造丰盈,借起落增势。第二层楼横“海藏法施”匾,顶楼竖大慈阁匾。之所以称大慈阁,因殿中所供主尊是千手观音,立像为木雕,每手持一法器。阁内两侧的壁画为清末作品,是文物更是艺术品。阁可登,第二层、顶层皆是平座上加阁,有环廊,廊下立护栏。廊中凭栏四望,喧闹繁华的保定城、保定城际的远山尽收眼底。环绕底层阁外护栏巡望,亦是居高眺望效果,视界小一些就是了。

大慈阁北是明代建的关帝庙,被称为倒座庙,庙门朝北。它形成全寺的又一个起落,是前置卷棚的歇山式建筑。

二道山门。

石雕小和尚群像

侧望大慈阁。

全寺殿阁建筑包括南北山门,都在同一轴线上,应为中轴线,但在真觉禅寺中,它却偏东,中轴不中的现象有些让人匪夷所思。寺的西侧有花园,规模不大,与寺庙建筑由甬路分割而不是由围墙分割。花园中雕塑的小和尚群像栩栩如生,活泼可爱。

大慈阁美味

大慈阁吸引人的不仅是建筑文化,还有美食文化。大慈阁美食是素食,有如下几种为人津津乐道:大慈阁香油、大慈阁素面、大慈阁酱菜、大慈阁糕点。

大慈阁香油选料精,上乘的芝麻用小石磨特殊加工制作,风味古朴,颜色棕红,清澈透亮,香味持久。大慈阁素面有养眼之面、开胃之面、印心之面的美称,强调外观摆形,颜色搭配,面汤里配有枸杞、大枣、当归、姜丝等多种食材,文火武火要熬上数小时,完全入味,配大慈阁香油、大慈阁麻酱。面粉是麦芯做的,筋道滑爽,味道自成一格,独有其味。大慈阁酱菜和糕点都曾是贡品,是浓郁的老辈子口味。

上谷八景第一景,不去就等于没去保定。

小编推荐:
“坦洋工夫”茶饼入驻北京奥林匹克塔
满城,汉靖王崖墓的惊世之宝
随脚步探寻保定古城历史记忆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