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停课,不“安倍”增

时间:2020-03-24 栏目:看世界

陈言

安倍晋三不仅是日本宪政史上执政时间最长的一位首相,也是最近这三四十年最有决断能力的政治家。

比如,1月23日武汉刚一封城,26日安倍已经决定从那里撤侨。29日,日本成为最先从武汉撤侨的国家之一。从目前的情况看,撤回了829名在武汉生活、工作的日籍人员及其亲属,其中4人因为染上了新冠肺炎,到3月1日为止依旧住在医院中,另外有63人尚未满14天隔离期,住在相关设施里。有一点要说的是,从武汉回去的人没有将病毒传染给其他日本人,829人无一因新冠肺炎死亡。

不过在“钻石公主”号邮轮问题上,安倍本来能发挥其决断能力,但因事情比较复杂,让问题变得相当突出。船是英国的,管理的企业属于美国,上面的日本乘客不少。以为隔离14天就能了结新冠肺炎的传染,但3711名乘客和船员中,住院总数高达706人,给安倍执政留下巨大的败笔。

再往下走,要么冷静对待,要么矫枉过正。2月26日,安倍主导的对策本部会议得出一个结论:3月中旬前,日本处于分水岭的状态—要么会压住新冠病毒,要么全局失控,疫情全面扩大。

第二天的对策本部会议上,安倍提出让中小学停课的建议。当然,开会的5个小时前,他和文部科学大臣、该部门的行政长官有过一个简短的小会,该部门也表示同意停课,但还是感觉有点唐突。3月2日开始停课两周,之后是日本的春假,学生一下子可以放假到4月1日开学前为止。

“这是我的政治判断。”安倍说。其实,北海道一些地方在2月底因为新冠肺炎的流行,已经有一些中小学停课。结果,很多医院的护士因为孩子还小,需要在家照顾孩子,导致医院接收病人的能力一下子降低了一半以上。

日本很多妇女在企业里属于临时工,不上班就没有工资。安倍从国家预算中拿出了一笔经费,让临时工也能和专职员工一样,在家看护孩子期间,能拿一定的工资。国家在补偿上尽了最大的力量。

对于安倍的政治判断、新的支出、大量家庭的负担、经济社会的混乱等等,原本追究安倍“不作为”的在野党,现在开始追问为何不与在野党充分讨论、不寻求在野党的合作?

新的决断也需要和媒体充分沟通。安倍2月29日才见记者,而且自己一人先讲20分钟。日本记者自然不甘心,提问15分钟后,依然有人举手。安倍除了反复说纸面上写的那几句话以外,并没有更多的解释,之后便回家睡觉去了。

媒体、网络上开始谈安倍每天的工作与生活。从公开的日程安排来看,安倍往往是参加新冠病毒的会花费10~15分钟,但和經济界大佬、政界的权力人物一吃饭就是一个多小时。

在日本的小学下午3点钟下课后,双职工家庭通常会让孩子在“学童俱乐部”做作业,或者和小朋友搞活动到5点左右。学校停课期间,学童俱乐部并未关闭,孩子们也更愿意去那里读书或者活动。这和通过停课来隔离中小学生的主旨相去甚远。

这样的政治决断,如此处理新冠肺炎,让日本民众不“安倍”增。安倍首相的政治能力开始受到不小的质疑。

小编推荐:
浮世繁华爱不易
想买下选举?太难了
漂洋过海去爱你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