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买下选举?太难了

时间:2020-03-24 栏目:看世界

钱克锦

曾三度出任纽约市长的布隆伯格,最近用屈辱的经历展示了在成熟的民主选举中,想“收买”选举尤其是全国性的选举,有多么难。

2019年《福布斯》富豪榜中,布隆伯格以555亿美元资产名列第九。这次为了参选总统,他短短三个月就撒了5亿美元,但战果却远不如花费不及他零头的对手,最后只能黯然退选,还被特朗普狠狠嘲笑一番。

花钱买选票,这在很多地方并不稀奇。布隆伯格甚至亲口承认,他花了1亿美元帮助21名民主党人赢得中期选举的国会席位。但是,“出钱打广告”算不算收买选举?怎样的捐款,才算合法?

美国参议院早在1907年就通过《蒂尔曼法》,对竞选资金进行规范。1971年和2002年国会又分别通过《联邦竞选法》和《跨党派竞选改革法》,完善关于竞选资金来源的规定。此外还有一些法院判例,也有相当影响。

目前美国联邦层面的竞选资金,主要来源有四个:个人小额捐款(每笔低于200美元);个人大额捐款(超过200美元);政治行动委员会募捐;自己掏钱。

对这些资金来源,法律和判例有相关规定。比如,个人、机构给某项选举中同一名候选人的捐款,分别不能超过2000美元和5000美元;公司和工会这样的组织,不能直接把钱捐给竞选者个人,而要捐给其竞选委员会、竞选机构和党派委员会等;个人超过200美元的大额捐款,必须公布捐款人的信息。

能获得多少小额捐款在竞选中是个重要指标,募捐到的小额捐款总数多,说明支持的人多,竞选时自然选票就多。2008年奥巴马在小额募捐方面表现很不错。

不过相关法规也有很大的漏洞,最大的漏洞就是存在“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简单说,如果一个机构没有和竞选人商量,在花钱做活动时也没有点名说支持谁,那么这个机构的募捐就不受限制,捐款者想捐多少就捐多少。举个例子,比如希拉里和特朗普竞选,一个机构出钱做政治广告,不提他们的名字,但打出的广告都是反非法移民的,那实际上就是支持了特朗普,而这样的机构,募捐就不受限制。这种机构正式名称是“独立开销机构”,但被人们称为“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

对这个漏洞,美国人争论得也很激烈,但修补却很困难。为何?因为从深层次来说,很多人认为,捐款赞助竞选人,是一种言论自由。如果限制过多,就有侵犯言论自由之嫌。

实际上,比较成熟的选举社会,在规范竞选资金方面,基本上都是在避免金钱收买选举和避免侵犯言论自由之间寻找平衡。平衡点随着时代变化而变化,不过也有几点共识:选举必然要花錢,花钱方式必须规范,必须越来越透明。

从美国总统选举史来看,花钱“买下大选”几乎不可能。过去30年里,先后有罗斯·佩罗、斯蒂夫·福布斯、米特·罗姆尼、特朗普和布隆伯格等富豪参选总统,除了特朗普之外,其他富豪都没有成功。

特朗普在竞选中虽然花费6亿多美元,但他自己只掏了6600万,主要还是靠募捐。而且特朗普当选主要靠的是他的口号。希拉里的花费几乎是他的2倍,照样输给他。

小编推荐:
浮世繁华爱不易
漂洋过海去爱你
蝗虫肆虐,威胁不比新冠肺炎小!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