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繁华爱不易

时间:2020-03-24 栏目:看世界

尤丹娜

3月9日,哈里王子和梅根公爵夫人抵達伦敦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他们在1月份宣布将退任王室高级成员并将努力实现财务独立

谈一场跨文化恋爱,感受一份“异域风情”,在地球另一端找到终生幸福的浪漫,甚至拥有一个漂亮的混血宝宝……一直以来,跨国婚姻以不同的“优势”吸引着善男信女们。有人在跨国婚姻中收获美满和惊喜,也有人在交融对撞中伤筋动骨。

跨国婚姻,因为婚姻双方在文化、宗教、习俗等方面的不同,本就展现出复杂多变的样貌;而名人们的跨国婚姻,更不可避免地为盛名所累,背负世人的眼光,与权力、金钱、地位相勾连。

灵魂相契

谈起国内名人的跨国婚姻,便绕不开三毛与荷西这对神仙眷侣,他们的爱情备受追捧:他们情深意切,他们至死不渝。一切都是“不俗”的。但既然是特殊的“跨国婚姻”,即便是不食人间烟火如三毛、荷西,也一样需要面对跨越国界和文化圈层带来的种种繁琐。

排在“繁琐”首位的,就是结婚这件事本身了。身在西属撒哈拉沙漠的三毛是中国台湾人,荷西是西班牙人。在1973年,他们若想在西班牙公证结婚,需要补齐很多手续—出生证明、单身证明、居留证明、法院公告证明……

彼时,西班牙法院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这位小姐的文件要由台湾出,再由中国驻葡公使馆翻译证明,证明完了再转西班牙驻葡领事馆公证,再经西班牙外交部,再转来此地审核,审核完毕我们公告15天,之后再送到马德里你们过去的户籍所在地法院公告……”

走完这些流程,至少要3个月时间,且没有明确日期,以至于这流程完成,三毛与荷西是被邮局的信件“通知”结婚的。

“被通知”的婚姻,不会阻止相爱之人彼此珍惜的心。荷西为三毛准备的结婚礼物是一个骆驼的头盖骨。这样一份可能令他人惊骇的新婚礼物,便是三毛与荷西这对跨国爱人灵魂相契的最佳证据。三毛平生最爱“流浪”与“拾荒”,而荷西完全理解、陪伴了她的热爱。

不过,既然是生活在一起,总要面对一些文化背景不同带来的小磕绊。在三毛的《沙漠中的饭店》里,她常常讲述一些在与荷西相处中产生的啼笑皆非的故事。比如,三毛做了寿司之后,荷西以为外层包裹的海苔是蓝色的复写纸,因此拒绝食用。三毛用“你对中国完全不认识,我对我的先生相当失望”的话激他,让他尝试这种东方食物……文化隔阂带来的彼此费解固然客观存在,但灵魂契合的相爱无疑是最好的解药。

庄则栋的妻子佐佐木敦子是一名日本女性。

三毛和她的西班牙丈夫荷西

庄则栋和他的日本妻子佐佐木敦子

崇拜是粘合剂

“灵魂相契”如果太难,那么,能用崇拜搭上一座通往对方内心的桥梁,也不失为跨国婚姻中的一种幸运。

说起庄则栋这个名字,人们会联想到乒乓球,联想到中国第一个乒乓球世锦赛“三连冠”;或许还能联想到1971年,他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的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期间,催生了“小球推动大球”的“乒乓外交”,解冻了彼时的中美关系,受到领导者的称赞。

而到了中年,庄则栋这个名字便和他的特殊婚姻密不可分。这桩由时任天津市长李瑞环帮忙、邓小平直接批准的跨国婚姻,颇具时代特征。

庄则栋的妻子佐佐木敦子是一名日本女性。在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期间认识了庄则栋,此后13年未见,但记忆中飒爽英姿的乒乓球小将始终鲜活。直到庄则栋离婚,佐佐木敦子在朋友的帮助下与庄则栋重逢、相爱。

彼时,中国的涉外婚姻并不容易,尤其涉及像庄则栋这样经历复杂的人。最初,庄则栋在北京填表结婚,没有获得上级机关的同意。他又到天津,专程去见时任天津市长的李瑞环,留下一封信,言辞恳切地描述了自己对这桩跨国婚姻的渴望,又寄信给邓小平,表达了同样的诉求。

最终,在佐佐木敦子放弃日本国籍、加入中国国籍的前提下,两人喜结连理。婚后,庄则栋出门,敦子一定会送到门口;下班时,敦子会打电话询问丈夫到哪里了,等丈夫一进门就端出热腾腾的饭菜;一件衬衫,敦子决不让庄则栋穿两天;她始终称呼庄则栋为“庄先生”,认为叫他“则栋”会减损他的“伟大”……

时代为这桩跨国婚姻增添了曲折的注脚,而崇拜则是他们婚姻中最重要的粘合剂。在敦子对庄则栋几十年如一日的崇拜与爱意里,国界、文化的种种距离都不再是无法逾越的鸿沟。

泰国公主乌汶叻和彼特·詹逊生育了两女一男

迪拜王妃哈雅带着两个孩子和3100万英镑出逃英国。

约旦公主哈雅和谢赫·穆罕默德

真心错付

当然,即便是经历了充分的考量、十足的准备,即便足够相爱,但在成分复杂的婚姻里,也不会只有晴天。

泰国王室向来低调,但乌汶叻公主和她的跨国婚姻除外。

乌汶叻公主出生在瑞士洛桑,是已故国王普密蓬和王后诗丽吉的第一个孩子。她早年在泰国接受教育,后来到美国留学,先后在麻省理工学院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读书。

跨国恋爱在求学中发生。她的恋人是她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同班同学—美国人彼特·詹逊。

20世纪70年代,“泰国公主爱上一个西方人”对泰国王室来说是无法接受的,泰国王室不惜动用包括外交在内的各种手段进行劝阻。诗丽吉甚至对女儿直言:“你要慎重考虑泰国人和美国人对爱情、婚姻认识上的差异,谁也不敢保证他与你的婚姻能长久!”

但乌汶叻公主还是不顾王室反对,在1972年与彼特·詹逊结婚,公开表示要随夫定居美国,放弃王位继承权。泰国王室也在乌汶叻公主结婚当天,剥夺了她的“王储”头衔。

在接下来的25年中,乌汶叻公主似乎很幸福。她生育了两女一男,又与丈夫成立了顾问公司发展事业。

但很快,丈夫出轨的谣言开始传开,甚至在泰国都出现了公主婚姻危机的零散传言。1999年,传言变成事实,她的美国丈夫不打招呼地便与自己的律师商量离婚事宜,而她也在拉扯中发现,彼特·詹逊早在10年前就开始与另一个女人同居了。

最终,经历了身心俱疲的法庭大战,乌汶叻公主带着孩子回到了泰国。在这场跨国婚姻里,勇敢、痴情的公主放弃了王储地位,也没能换来一颗永恒不变的心。

政治联姻?

泰国公主的跨国婚姻虽然以失败告终,但终究还是一场仅仅关乎感情的“伤心”,她亦能回归到庇护她的家庭,被亲人重新接纳,开始没有负担和恐惧的全新人生。

但另一位公主则面临更为艰难的处境。2019年6月底,迪拜王妃哈雅带着两个孩子和3100万英镑(约人民币2.6亿元)出逃英国,要和自己的丈夫离婚。她的丈夫是迪拜酋长、阿联酋副总统兼总理—谢赫·穆罕默德。

在成为迪拜王妃之前,哈雅是约旦的皇室公主,从小被送到英國接受教育,毕业于牛津大学。她的父亲—以思想开明著称的侯赛因国王,总是鼓励她勇敢应对挑战。因此,哈雅的少年时代总是充满新鲜活力。

哈雅热爱马术,13岁就参加国际马术比赛,还代表约旦参加奥运会障碍马术比赛。为了走到哪里都能带着自己的马,哈雅还专门考取了重型卡车驾驶执照,成了约旦第一个能开卡车的女性。也是因为爱马,她和同样热爱马术的迪拜王储穆罕默德相遇了。在她嫁给穆罕默德前,这位迪拜王储已经有了5房妻子,还比哈雅大了整整24岁。

如今,很难说这场婚姻到底完全出于真爱,还是一场以“共同爱好”粉饰的政治联姻。权力巅峰的跨国婚姻不一定完全与权力相关,但一定有权力的考量。

这场跨国王室婚姻,一度看起来也充满了平凡的幸福与甜蜜。虽然妻子众多,身边女人不断,但穆罕默德出访时,身边陪着的大多是哈雅。接受记者采访时,哈雅也对丈夫—而不是国王,称赞有加:“我是个一点也不完美的人。我与丈夫的婚姻之所以能维持这么多年,都是因为他能够慷慨地容忍我的不足。我每天都会为他所做出的伟大成就感到惊叹,每天都会为自己能够如此幸运地靠近他而感谢上帝。”

但在穆罕默德的女儿拉提法公主出逃失败之后,一切都变了。拉提法公主曾录制过一个视频,将迪拜称为“金色的牢笼”,称自己第一次出逃被抓回来后,曾被监禁过3年,受尽了酷刑,非常想离开这个没有自由的国家。而哈雅王妃,显然曾目睹这一切,目睹自己的丈夫是如何对待女儿,也明白这座牢笼对自由灵魂的桎梏。

为了彻底摆脱迪拜酋长的掌控,哈雅王妃先是找了和迪拜关系不太好的德国,得到政治避难。将德国作为“备选”之后,顺利带着孩子逃往英国,计划严密。

2019年7月30日,穆罕默德与哈雅漫长而昂贵的离婚案打响。王室跨国婚姻,从来不只是两个人的事。

对于阿联酋来说,穆罕默德及其婚姻是“国家象征”,若离婚案处理不当,对外国际形象大跌,对内家族势力将被削弱。

而对哈雅的“娘家”约旦来说,有25万约旦人在阿联酋工作维持生计,这场离婚案及其后的连锁反应也将会波及这些普通人。对于“被迫掺和”的英国来说,是否为哈雅提供庇护、提供到何种程度,也都是难题。

哈雅王妃出逃时,曾表示带着儿女出逃的目的之一是“使他们免受包办政治婚姻的痛苦”。她也的确这样做了,到达英国后,她最先做的便是向英国法院申请了强制婚姻保护令,保护自己的女儿免受可能的包办婚姻束缚。

不知那是否是她在政治联姻与离婚撕扯之间,无数个日夜里难得的喘息一刻?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