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饭馆里的饕餮者

时间:2020-07-31 栏目:新民周刊

安谅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上馆子撮一顿,是件令人兴奋的事。

明人他们当时还属求学族,囊中羞涩。可海弟一提议,胃口立时被吊起。三个发小,不管不顾,一头扎进了路旁那家国字号的小饭馆。

傍晚人不多,明人他们找了一个角落坐下,就喊了服务员来点菜。可待那位剪着齐耳短发、眼睛亮亮的小女孩服务员走近了,他们又胆怯了,说话都结结巴巴的。海弟看了半天菜单,才点了一个麻辣豆腐;大吴舌头打着卷,吞吞吐吐念了个“番茄炒蛋”;明人想点韭菜炒螺蛳,可一看价格,算了,“炒鸡毛菜吧”。

下单了,服务员转身离开。这点菜怎么够吃呢?海弟挤了挤眼,嘴巴朝左侧努了努。那边一张桌上,一男一女相对而坐,一看就比他们年长,桌上五颜六色的菜摆满了,可两人神情拘谨,吃得也细嚼慢咽的。海弟的眼神,明人他们看懂了。明人想,这小子又来玩这一套了。上一次也是在饭店里小聚,没点几个菜。海弟让他们吃得慢些,说:“等会还有更好吃的。”他的目光朝一对男女不时地盯视着。也许人家不自在了,就搁了筷子,早早起身走了。然后,海弟快步上桌,把红烧鳊鱼、爆炒猪肝、五香茄子等飞快地挪过来。“你们看,他们根本没动过,省着让我们吃呢!来,不要客气。”

这回,海弟似乎是找到了新的对象。“你真是馋猫鼻尖,也不要脸面了呀!”明人斥责道。“哎,不是暴殄天物的成语嘛,浪费是最大的犯罪,我这是为他们减轻罪行呢!”海弟诡辩着,眼光仍时不时地向那对男女瞟去。

突然,男子朝窗口眺望了一眼,神情慌乱起来,他悄声嘀咕了一句。女子也脸色一沉,说了一句什么。两人迅速收拾好自己的包,站起身,就往外走。海弟两眼放光了,他示意大吴赶快去端菜。可就在大吳羞羞答答犹犹豫豫时,有一个愣头青冲进店里,他在门口没拦住那一对男女,嚷嚷了一句,便径直走向人去菜丰的一桌,一屁股坐下,一边说“果然被我猜到了”,一边毫不客气埋头开吃。

海弟和大吴的脸色不好看了。而明人也早已认出,他是自己的初中同学阿六。不一会,阿六也发现了明人他们。“这么巧,来来来,坐我这吧,一起品尝。”他见明人等还是一脸迷惑,笑着解释:“你们别担心,刚才是我的姐姐,那男的在追我姐姐,我爸妈反对他们往来,说那男的在街道工厂上班,档次低了点,还让我跟踪他们,没想到他请吃饭出手蛮大方的。来,不吃白不吃!”

饕餮之念,战胜了“怪怪”的感觉。吃得正带劲,女服务员惊讶地看着他们,说了一句令众人震惊头晕的话:“这单子还没付过,你们,谁来买?”

最后,还是明人把助学金都掏了出来,才换来女服务员的和颜悦色。阿六信誓旦旦地说:“这钱,我一定还你!”

多年之后,明人碰上了阿六,自然而然地想起了这件事。他们当时劝说阿六,宁可成就一对,不可拆散一对。你姐姐是自由恋爱呀,你应该帮他们。再问起他姐姐,阿六笑眯眯地说:“哦,他们后来结婚生子,现在好着呢!我爸妈也同意了,这还是我做的工作呢!”

“那就好!”明人也笑了。

小编推荐: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