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药村长

时间:2018-07-24 栏目:安徽文学

杜春成

冬至后,天刚黑,外面就伸手不见五指。

高峰村刘树根主任心里很烦,村里断头公路接通缺少资金,河堤整治需要钱,打了报告给镇上,一点消息都没有。晚饭后,他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剧,消磨时间。

电视剧的剧情进入高潮,刘树根看得津津有味。这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敲门声刚停,门外有人小声地问:“草药村长在家吗?”

草药村长是刘树根的外号。

农村的田间地头或者山上,有许多草药,刘树根把它们采集起来,晾干,放到家里。人们遇到头疼脑热、凉寒感冒等小毛病,都来他家里,花几块钱买草药,熬水喝。所以人们叫他刘草药。

三年前,村里换届选举的时候,村里卖草药的刘树根,以高票当选为村主任。镇上干部和村里的群众,又称呼他为“草药村长”。

去年,刘树根去村书记家里汇报工作,看见书记母亲躺在堂屋的沙发上。村书记一家人一边嚎啕痛哭,一边给老人准备后事。

刘树根用手试探了老人的鼻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他到屋外边转了一圈,扯了一把草药回来,对书记说:“马上熬药,喝了也许有好转。”

村书记也是病急乱投医,竟信了刘树根的话。他亲自熬药,亲自撬开母亲的嘴,灌了一碗草药水。三天后,村书记母亲的病竟然好转起来。原来,老母亲的喉咙,黏上了异物,堵塞了呼吸管道。

刘树根的草药医治好了村书记母亲的病,全村人都知道了。消息像长了脚,传遍了整个镇上,连镇上的张副镇长也上门求医。

张副镇长的病很奇怪,他凸起个大肚子,一连几天吃不进饭,屙不出便。他来的时候,进门的力气都没有了,还是司机扶着进到刘树根家的。

张副镇长说:“我去了几家大医院检查,说身体没有大毛病,开了几天的药吃。我服药后,不但没有一点效果,反而更严重了。现在是吃不进去,屙不出来。难受哇!”

刘树根听完介绍,从家里药柜里拿出一包药粉,对张副镇长说:“兑两碗开水,一口气喝下去,明天就见效。”

张副镇长回到家,吃了药,当天晚上就见效了。他在卫生间待了一个晚上。卫生间的门关着,里面的臭味还是飘了出来,熏得一家人都没有睡好觉。原来,张副镇长胃里,沉积了多年的山珍海味,消化不了。

张副镇长的病好了,专门问刘树根:“你拿的什么药,很灵验。”

刘树根知道,不能把药粉是巴豆的事情说出来,只好笑着说:“普通的草药。”

從此,刘树根的名声更大了,无论是领导还是群众,无论是大人还是幼童,都称呼他为“草药村长”……

“草药村长在家吗?”门外的声音更急了。

“晚上都不让人清净。”刘树根小声嘀咕着,打开门。他看清了来人,连忙说,“王镇长,请到屋里坐!”

递烟,泡茶,上水果。刘树根忙完,本想说,前天找你汇报公路资金的事,没汇报成,您来了,正好向您汇报。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恭敬的话语:“镇长,有什么紧急重要的事,您亲自来?打个电话给我,事情就给您办好了。”

“我来看看你,最近工作怎么样?”王镇长坐在沙发上,品着茶,笑着说,“你前天送来的几味草药,治疗失眠有效,今天,我想再来拿点草药。”

刘树根听人说,自从县巡视组进镇,召开动员大会后,王镇长怀疑上级不信任自己,就开始失眠了。

前天,刘树根送草药时,本想借机汇报公路资金的事,看到王镇长脸上肌肉松弛、眼袋发黑,他便忍下了话,笑着说:“镇长,您多休息。”

“您要草药,打电话就行了,我给您送来。”刘树根又递上一支烟说。

“今天来了,你不欢迎吗?”王镇长开着玩笑。

“欢迎,当然欢迎。治疗失眠症,我还有处方。”刘树根故作神秘,对王镇长说,“我只开处方,您自己去抓药。”

刘树根进到卧室,提笔开处方。

半小时后,刘树根出卧室,递给王镇长处方。

王镇长拿着处方,念出声来:“人参远志忌蛇床,薄荷淡竹官桂菖。莫贪附翁金钱花,荆芥蜂房恋红娘。益智厚朴枳实好,安神丹参枣仁姜。祛邪藿香正气丸,避秽冰片加雄黄。解毒防风休续断,理气芍陈广木香。菟丝杏仁决明配,贯众合欢神曲扬。”王镇长记得很清楚,在市委党校培训时,老师讲过这个药方的故事。

“你的处方,真及时。谢谢你。”王镇长握着刘树根的手说,“明天,你来镇上,落实好修公路和河堤资金的事。”

王镇长刚走,刘树根立即回到卧室,用手机给在县纪委工作的侄子发了一条信息:你开出的处方,初步见效。

责任编辑 张 琳

小编推荐:
“说汉”三则
写出内心的冲突和忧伤
赠袍·泣杖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