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开始认真做一件事的时候

时间:2020-03-22 栏目:初中生之友

小时候妈妈多次让我当众背诗,我强行不理伤了她的面子后,她对我就只有四个字:拿不出手。在我们家,拿得出手的,是成绩优秀的弟弟沈原飞。妈妈常说,双胞胎嘛,大概聪明都让其中一个占去了。初始我还和她分辩几句,被打击几次后,也就歇了这份心,继续普通下去。

这一切的改变,是在高一暑假,邵老师派给我一份工。

邵老师想做一个关于学生课外阅读的报告,去学校图书馆调取数据,发现借阅量最大的,一个是我,一个是弟弟。这让他又高兴又恼怒:高兴的是,这俩都是他的学生;恼怒的是,一学期竟然看这么多闲书。于是,他让我俩去办公室。

他指着阅读书目的单子说,你俩看的书挺多啊。沈原飞看我一眼,极没有义气地说:“老师,这都是我姐姐看的,我的借阅证从没有到过我手上。”

各科成绩平平的我,语文也不例外,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也就作文这一项。邵老师半天没说话,过了好久,才说了半句:“沈原生,你……”估计真是给他气着了。

期末家长会上,邵老师对妈妈说,要聘请我去给他做助手,按小时结算报酬。妈妈站在走廊,我现在都记得那种怀疑的语气,她说:“原生?原飞不行?”“不行,第一是沈原生,第二也是她。”我知道邵老师是开玩笑的,可对我来说,竟是很难得的一次肯定。

我接下了这单活儿,心有忐忑地接受一项项分配。有天,邵老师拿着我的借阅明细单问:“天文、军事文学……这么杂,你都看了?”

“不能叫看了,应该是都翻了,有兴趣的我就细看,没有兴趣的就略过。”我嗫嚅着回答。

“这么多,就是翻,也很占时间啊。”

“我看书很快,而且很多故事不用细看,看到开头就能知道结尾。”我直白地说。

邵老师一笑,说:“你倒不谦虚,那你就把每种杂志的内容做个概要吧……”

这完全是我平时驰骋的疆域,很快我就整理出一沓资料。邵老师慢条斯理地翻看著,直到看完,他才问:“你觉得以后你会做个能写能编的人吗?”受到触发的我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我的宏伟蓝图。

因为接了这个自己还算擅长的事情,那种被重用的情绪让我每天元气满满,连我妈老是念叨我的那些话都能自动屏蔽掉。

在那之前,其实我借了那么多书刊来看,并没有倾注太多心血,更像是为了逃避学习、成长而选择了看书。但校对资料时,我第一次如此耗费心血地去做一件事,一字一字,一段一段,核实查证,修改完善,心心念念的,像进入了无人之境……邵老师看了我交去的资料,说:“你看你认真做一件事的时候,不是做得很好吗?”

结束了这份短期工,我神采飞扬地走在路上。比起领到报酬,我更在意的是告别时邵老师对我说的话:“你可别浑浑噩噩的,辜负了你的能力。”

如果成长里真有分水岭的话,那么这大概就是那道线了。我还是那个循规蹈矩的普通女生,可有很多东西不一样了。从我不再浑浑噩噩那天起,我就自己掌了舵,扬了帆,不再是原来那个自卑怯懦又敏感的我了。

(选自《润·文摘》2019年第6期,有删改)

(插图/喵 黑)

小编推荐:
不期而遇的温暖
笔墨童年
不期而遇的温暖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