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线上养老”在西方 快速发展,迟早走进每个人的生活

时间:2020-07-30 栏目:中外管理

王爽

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一幢写字楼里,社会服务部社工Anna Liisa Lyytinen正在通过平板电脑与六位老人共进午餐。在随后的半小时里,她和老人们闲聊家常,不时提醒他们喝点水或牛奶……

这个“虚拟午餐小组”是赫尔辛基针对老年人设立的远程护理项目的一部分。在越来越多国家兴建更多养老院的时候,芬兰却反其道而行,通过科技的力量协助老人在自己家中生活更长时间,甚至包括那些罹患老年痴呆的独居老人。

Anna表示,以前,护士或者护工每天多次家访需要被照顾的老人,帮助他们用药、用餐、洗浴,或者只是查看一切是否正常。但随着芬兰社会日益老龄化,提供这种耗时耗力的上门服务变得越来越难。

联合国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65岁以上人口比例为9%。预计到2050年,这一比例将上升至16%,届时,全球1/6的人口将在65岁以上。在某些老龄化严重地区,甚至有超过20%的人口年龄在65岁以上。该如何为这么多的老年人提供养老保障?或许,如同很多“在线生存”的业务一样,科技带来的线上服务可以给我们新的解决方案。

“无论什么年纪,家对每个人而言都是最好的”

美国国家老龄化研究所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美国有约470万老年人使用家庭保健护理。大多数老年人表示,他们希望有更多的服务,可以帮助他们满足不断增加的养老需求。而对于这些居住在家的老年人,所需要的大多数护理由两类人群提供。其一是家人或者社工,其二是护理行业的专业工作人员,例如:护士和家庭护理人员。随着人类寿命的延长,未来家庭护理的成本将会越来越高。

远程医疗保健,为我们提供了新思路。

英国Tunstall公司提供的远程护理方案,通过在家中安装传感器并与24小时响应中心连接,监测跌倒、火灾、煤气泄漏等与安全问题相关的风险。使患有心脏病、糖尿病等长期疾病的老年人,能够在家中就记录自己的心跳、血压和含氧水平等生命体征。临床医生每天远程检测这些结果,发现问题及时预警,以帮助老年人延长居家养老的时间。英国卡迪夫已设立专门的“7×24小时”控制中心,提供专业的移动响应服务,为威尔士地区的7800个远程护理客户提供服务。前文提到的芬兰赫尔辛基市政府主导的“家庭护理项目”,则为约4000名有需求的居家老人配备了安全小设备——GPS手环、摔倒检测器、报警按钮、护理人员电话专线。该项目的前主管 Hanna Ha-malainen表示,护理人员可以远程监控这些设备,当传感器探测到异动时,会向护理小组发送警报。

虽然科技不能代替护理人员,但可以协助他们工作。例如,赫尔辛基社会服务部社工在家访中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检查老人是否遵医嘱服药。只要在老人家里配备一台“配药机器人”,就可以做到按时提醒老人吃药,并递给他们正确的药物。只有大约20%的老人,因不愿服用大把药片或患有晚期痴呆症,导致机器人不奏效,社工则将检查服药情况的次数从每月30次减少到仅4次。

但无论是依靠护理人员,还是电子设备,最大的挑战都是要尽早发现问题。在芬兰的一些城镇,已经在测试能实时追踪独居老人日常活动的技术。包括MariCare Oy和Benete在内的科技公司已经开发出利用运动传感器网络收集数据的系统,可以显示出老人在家中的移动轨迹,上厕所、打开冰箱的频率。然后,护理人员通过汇总这些数据,来确定优先家访的对象和要检查的事项。例如,上厕所次数明显增加可能是尿路感染;打开冰箱次数减少显示患者记忆力衰退可能加重。

在芬兰有句谚语,“无论什么年纪,家对每个人而言都是最好的”。对老人们来说,科技带来的最大好处是能更方便地保持健康,能在自己的家中生活更久。虽然目前赫尔辛基护理员虚拟访问老人的比例,仅占每月25万次家访的8%,但随着科技进步这一数字的提升指日可待。

去医院?不必了,医生已经在线

如果说日常的远程照料还有点儿遥远,远程问诊对人们来说就亲切多了。尤其是新冠疫情下,智能手机正在转变为快速医疗诊断设备,提供准确、低成本的问诊服务。

物联网分析公司Berg Insight的数据显示:截至到2016年,全球共有710万患者使用远程医疗。而且,这个数字将以47.9%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到2021年将达到5020万。其中,独居在家的老人获益良多——通过远程医疗系统,老人可以接受到全面而连续的数字医疗保健,以预防、治疗身体或心灵上的疾病。老人与医生进行视频聊天,探讨身体不适,获得从紧急情况处理到康复计划的各种指导,从而提高独居的生活质量。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一项针对老人远程家庭健康服务的研究显示:远程医疗能有效减少门诊次数,并提高患者满意度。使用远程医疗后,每月平均门诊次数从0.63下降到0.42。72%的患者对远程医疗感到满意,居家老人(82%)比疗养院的老人(50%)更满意。其中,医疗咨询(100%)是远程医疗中最满意的服务,其次是物理治疗(83.3%)。

现在,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到开发远程医疗程序的行列中。医疗诊断App——Res通过检测咳嗽声,诊断呼吸系统疾病。在保健应用程序K中输入症状,就可以通过人工智能进行初步诊断。Diagnoz.me公司正在开发一款一次性智能手机附件,可以将智能手机的相机变成显微镜,从而分析体液中的细菌。Healthy.io公司开发了使用手机摄像头,进行尿液检查的远程测试。

Healthy.io首席商务官Katherine Ward表示:遠程医疗诊断应用程序,可以服务18岁到80岁的用户,“已经有90岁以上的患者使用我们的测试”。而且,“当前的全球疫情将迫使医疗行业更快适应远程医疗,从患者到临床医生都在受到推动。”

卡内基梅隆大学泰珀商学院的教授Sridhar Tayur谈道:“这些应用程序至关重要,我们甚至不需要新的发明突破,因为目前的远程技术已经可以达到一定效果。”“就像互联网逐渐取代实体报纸一样,患者与医疗保健系统之间的互动也会朝这个方向发展。”

同时,Tayur还表示:推进远程医疗可以促进医疗保健行业的“零售化”,即公司更直接地向消费者提供医疗保健服务,类似于长期以来没有任何中介的零售商品和服务。而更多样化的医疗方式,为人们带来了更多的选择余地,也将为独居老人提供更多元化的养老方式。

帮助老人对抗社交孤独

除了面对疾病困扰,独居老人们无法避免的现实是要习惯与“孤独感”相伴。皮尤研究中心指出,美国60岁及以上的人中,有27%独自生活。在所研究的130个国家和地区中,老人独自生活的平均比例达16%。这些独居老人往往社交活动有限,更容易受到孤獨的影响,甚至可能严重影响他们的身心健康。

为应对这个问题,赫尔辛基市政府为不便出门的老人举办虚拟聚会,其中包含益智问答、椅子锻炼课、唱歌、读书会,以及由牧师主持的宗教讨论会等。Viarama公司的VR产品,通过为老人提供虚拟的世界旅行,帮他们回忆过去美好时光。还有越来越多的老人通过社交媒体与朋友和家人互动。

而这类统计数据启发了总部位于以色列的Intuition Robotics公司开发了“快乐老伴”——智能机器人伴侣。它能协助老人与家人进行视频通话,提醒约会时间,不时建议老人走两步,或只是随机播放搞笑视频。

Intuition Robotics的首席执行官Dor Skuler表示:一旦人们陷入孤独,抑郁、痴呆和死亡率上升等问题就会迅速爆发,因为社交孤立会加快认知能力和身体机能的衰退。“老年人与我们分享,他们每天都在失去一些东西,”Skuler谈道,老人的力量或认知能力会持续下降,所以“我们需要尽一切可能消除他们的焦虑和孤独。”

智能语音助手是为独居老年人增添生活乐趣和陪伴的另一个重要帮手。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发布的数据显示,英格兰75岁以上的老年人中有100万以上,在一个月内没有与朋友、邻居或家人说话。而这正是“语音助手”施展才华的巨大舞台。

但机器真的能支持老年人独自生活,并减轻他们的孤独感么?柏林SIBIS社会研究所通过分析比对2200多个案例,并采访120名60岁至87岁的柏林老人,发现参与者对机器人的不满情绪较低,只有15%的参与者对家用机器人抱有极大的怀疑。总体而言,无论是辅助机器人,还是家庭社交机器人,参与者都持开放态度。

虽然在与衰老的斗争中,不能将技术作为唯一的解决方案,但它肯定可以成为解决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人类可能是更好的照料者,但随着他们越来越稀缺,技术可能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责任编辑:李靖

小编推荐:
从三文鱼、陆正耀到贾跃亭
从三文鱼、陆正耀到贾跃亭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